夜色漸深。

    幽靈馬車飛奔在出城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你太殘忍了,竟然對大姐下那么重的手。”薛冰坐在車廂里,一對柳眉倒豎,漂亮的雙眸中滿是怒火。

    任以誠哂笑道:“你們才認識多久,就給人家鳴不平,哪兒來的這姐妹情深?”

    薛冰的臉上泛起了紅暈,激動道:“以你的武功,大姐根本傷不到你,這樣欺負一個女人,你不覺得慚愧嗎?你算什么男人!”

    任以誠斜靠在車廂門口,不以為然的冷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我千辛萬苦的練功,難道就是用來受人欺負的?

    她擺明了要殺了我,我憑什么不能還手?不殺她已經是給足你面子,而且,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救她?”

    薛冰嗤笑道:“笑話,你的意思是廢了別人的武功,還是為了別人好了?”

    任以誠臉色一正,沉聲道:“紅鞋子是做什么買賣的,你心里有數,她們那些黃布包袱里裝的是什么,你應該也清楚。

    像她們這么肆意妄為,遲早惹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所以,我才讓你離她們遠點,免得受到牽連,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,以你師父的性子,只怕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