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那么多干嘛,不問,就當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要黃鶯不把她的結婚證甩在陳文跟前,陳文就把黃鶯視作未婚單身老同學。

    大家心照不宣,享受老同學的情意就行了。

    陳文嘿嘿笑問:“怎么樣,滿意嗎?”

    黃鶯喘氣:“太滿意了!老娘以后年年都要來參加校友聚會!”

    陳文摸著黃鶯微胖的身子,笑著說道:“我也要年年來參加校友聚會,年年和你見面。”

    躺在被窩里,黃鶯告訴陳文一件不算秘密的秘密。

    四班的班花田雨,那個長發披肩的漂亮女孩,也暗戀陳文。

    陳文摟著黃鶯,嬉皮笑臉說:“我知道,今天在教室里我看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黃鶯問:“你想不想知道她的事情呀?”

    陳文反問:“好事還是壞事?”

    黃鶯說:“都有。”

    陳文從戰術腰包里拿出一千塊,塞進黃鶯的書包:“信息費。”

    黃鶯開心大笑:“陳寶貝,你他娘出手真大方,哎你在外面掙了不少錢吧?”

    陳文假裝一副純真的表情:“錢沒掙太多,但我愿意把血汗錢獻給你這個妖精。”

    黃鶯開心得,把田雨的一些事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