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來報信的這個姑娘,也是機靈的。

    日用品鋪子那邊突發變故,蘭貞這個鋪子的主要管事正好在,直接是連解釋都不停,官兵是十分利落的,當場就將蘭貞抓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是剛好到外邊去茅廁方便,見到鋪子里的突然狀況,聽了動靜撒腿就跑回來給遲家姐妹兩個真正的主子報信兒。

    “別著急,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跑是沒有用的,這姑娘雖然是好心,可是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廟嗎?

    再說,無論古今,逃逸都是犯罪者心虛的表現。

    遲晚晚可不覺得自己犯了讓官府明目張膽就敢抓的大罪!

    再說,蘭貞的身手,若是想反抗,山澤縣那些酒囊飯袋的官兵,能攔得住蘭貞嗎?

    既然蘭貞都不反抗,就說明此事蹊蹺!

    她們是日用品鋪子,又不是吃飯吃死了人的酒樓,怎么會犯事兒?

    報信的姑娘都要急死了,

    “二小姐,官兵說將咱們的日用品鋪子封了,就來抓您和大小姐,您還是先躲起來,想想辦法吧!”

    要是兩位主子被抓進縣衙,那原本姑娘好好的名聲,就沒了啊!

    遲晚晚見眼前的姑娘還不說,急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